151杜甫七律《酬郭十五受判官》读记

发布日期:2021-11-26 10:07    点击次数:160

杜甫七律《酬郭十五受判官》读记

(幼溪西)

酬郭十五受判官

才微岁老尚谣言,卧病江湖春复生。

药裹关心诗总废,花枝照眼句还成。

只同燕石能星陨,自得隋珠觉夜明。

乔口橘洲风浪促,惊帆何惜片时程。

此诗作于大历四年(769)春。时杜甫在衡州,58岁。

大历三年(768)底,杜甫脱离公安到达岳阳。次年正月,脱离岳阳,乘船经由洞庭入湘水上溯,欲去衡州投奔少年旧交衡州刺史韦之晋。约阴历三月终前杜甫抵达衡州。韦之晋四月间转赴潭州刺史,杜甫因病在衡州又中止了一段时间。期间与曾任韦之晋判官的郭受有交去。

这首诗是酬诗。郭受有《寄杜员外》一诗。其题注为:“员外垂示诗,因作此寄上”。正文为:“新诗海内流传久,旧德朝中属看劳。郡邑地卑饶雾雨,江湖天阔足风涛。松花酒熟傍看醉,莲叶舟轻自学操。春兴不知凡几首,衡阳纸价顿能高。”从题注可知,答是杜甫与郭受有过“垂示诗”,郭受因此写了《寄杜员外》给杜甫。从诗正文可看出,郭受对杜甫的处境并不晓畅。杜甫因以写此诗酬答。

首联:才微岁老尚谣言,卧病江湖春复生。

春复生:去年春天出峡,现在又春天了。

大意:吾才气有限年事已高承受些谣言,在江湖上卧病飘泊又过了一年。(这一年杜甫从夔州到江陵又到公安又到岳阳又到潭州,真的是以舟为家江湖飘泊超过一年了。首句杜甫自谦。次句写本身近况。)

颔联:药裹关心诗总废,花枝照眼句还成。

药裹:药物。《将赴成都草堂途中…》(唐-杜甫):“书签药裹封蛛网,野店山桥送马蹄。”《送梁判官归女几旧庐》(唐-岑参):“草堂开药裹,苔壁取荷衣。”

关心:与“长路关心哀剑阁”(《野老》)里的“关心”批准。《酬张少府》(唐-王维):“晚年唯益静,万事不关心。”《暮春久雨作》(唐-齐己):“谁知力耕者,桑麦最关心。”

照眼:犹醒目。《子夜四时歌-春歌》(南北朝-萧衍):“阶上香入怀,庭中花照眼。”《…咏榴花》(唐-韩愈):“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间时见子初成。”

大意:内心总是想着买药煮药吃药的事,诗也总是写不走;春天来了,春暖花开,才勉强有些诗句。(“诗总废”现象。“花枝照眼”,随上句的“春复生”)。

颈联:只同燕石能星陨,自得隋珠觉夜明。

燕石:燕山所产的似玉石头;自谦凡庸之词;典“燕石”。《宁靖御览》(卷51)引《阙子》:“宋之愚人得燕石于梧台之东,归西藏之,以为大宝。周客闻而不悦目焉,主人端冕玄服以发宝,华匮十重,缇巾十袭。客见之,卢胡而乐曰:'此燕石也,与瓦甓不异。’主人大怒,藏之愈固。”后以“燕石”喻不能名贵之物。《古风之五十》(唐-李白):“宋国梧台东,野人得燕石。夸作天下珍,却哂赵王璧。”

星陨:典“陨星”。《左传》:“十六年春,陨石于宋五,陨星也。六鷁退飞过宋都,风也。周内史叔兴聘于宋,宋襄公问焉,曰;'是何祥也?吉恶焉在?’对曰:'今兹鲁众大丧,明年齐有乱,君将得诸侯,而不终。’退而告人曰:'君失问。是阴阳之事,非吉恶所生也。吉恶由人,吾不敢反君。故也。’”

能:只。这栽用法亦见“念吾能书数字至”(《公安送韦二少府匡赞》)。

隋珠:典“隋珠”:《搜神记》(东晋-干宝):隋县溠(zhà)水侧,有断蛇丘,隋侯出走,见大蛇被伤,休止,疑其灵异,使人以药封之,蛇乃能走,因号其处“断蛇丘”。岁余,蛇衔明珠以报之。珠径盈寸,纯白,而夜有光,明如月之照,能够烛室,故谓之隋侯珠。亦曰“灵蛇珠”,又曰“明月珠”。

大意:吾的诗句只是些燕石只是些陨石。你送吾的诗如隋珠相通可照夜明。(杜甫谦卑首来也能满口典故。外交诗总要说得对方起劲。)

尾联:乔口橘洲风浪促,惊帆何惜片时程。

乔口:乔口镇。橘洲:橘子洲。乔口橘洲在此处借指湘江。

惊帆:骏马名。这边答是比作快船。《古今注-杂记》(晋-崔豹):“曹真有快马,名为惊帆,言其驰骤如烈风之举帆疾也。”《赠赵公》(唐-张说):“流赏忽已散,惊帆杳难追。”

大意:湘江有风吹浪涌,从衡州到潭州,快帆顺流而下,顷刻就可到达。(有从衡州回潭州很容易不消发急的有趣。)

此诗的写作背景,网上说法众有矛盾。倘若从这首诗来看,吾觉得相符理的推想是:杜甫到衡州遇到了韦之晋,但韦之晋即刻赴潭州赴任,留下郭判官在衡州照顾身体有病的杜甫。一旦杜身体批准,郭即陪杜甫赴潭州。自然,不久传来韦之晋在潭州暴病身亡的新闻,该计划被打乱。

此诗首联自谦并注释本身的近况(本身的近况不像郭诗想象的那样“松花酒醉”“莲叶轻舟”)。颔联说因身体不益诗总是写不益,到了衡州赶上春先天“句还成”。杜甫遇到了韦之晋情感益众了,相通感到了春天,以是“句还成”。颈联又在自谦的基础上夸了郭判官。(目下的郭判官就是韦之晋的代外。)尾联说从衡州到潭州沿江而下,风吹浪涌顷刻就到。起码在现在,杜甫情感还比较益,或认为找到了又一个厉武或者柏茂林,也许能够在韦之晋通知下能像在成都或夔州那样生活。(“花枝照眼”、“觉夜明”、“春复生”都在说本身的情感。)至于韦之晋转任潭州,杜甫认为这不是题目,到潭州顺流而下顷刻而已。自然,吾们清新,杜甫起劲得太早了。韦之晋的暴病身亡把吾们的诗圣最后逼入了绝境。

这首诗末句的“惊帆”有些版本作“系帆”,雷批准思相背,但整句的有趣不变。都是说不消发急,“系帆”几天也能够,到潭州顷刻而已。(或在写这首诗前,郭判官问到了起程时间。杜甫以诗作答。)



Powered by 视频二区亚洲αv-日本韩国香港三黄包- @2013-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