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种规格的这种儿童药,口味不同,价格差近一倍!这家企业被暂停采购

发布日期:2021-10-25 17:45    点击次数:65

  同一种儿童药,一种有蔗糖,一种无蔗糖,价格却相差近一倍,这家企业到底用了什么神秘技术?

  10月21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的《关于暂停济川药业(600566)集团有限公司生产的小儿豉翘清热颗粒采购资格的通知》,让业内议论纷纷。

  (图源: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

  截至10月22日收盘,济川药业报收16.27元/股,跌幅2.28%。

  虽然暂停的不是国家集采药品,但是济川药业被暂停一年采购资格的消息一出,很多人的直接反应是,核心药品之一被喊停,会影响企业业绩吗?但企业直接回复记者:不影响!

  药都不让卖了,说不影响,道理上说不通。

  暂停小儿药采购资格

  再看看这一被暂停采购的药品详细情况,根据相关规定,被暂停1年采购资格的是济川药业生产的小儿豉翘清热颗粒。而小儿豉翘清热颗粒是济川药业的核心药品之一,规格为2g*9袋/盒。

  此外,小儿豉翘清热颗粒还被部分省份纳入了集采。中标价格显示,同等规格下,无蔗糖的小儿豉翘清热颗粒价格明显高于有蔗糖的。比如,2g×6袋规格,有蔗糖的中标价为24.33元,无蔗糖的中标价为43.89元;4g×6袋规格,有蔗糖的中标价为36.5元,无蔗糖的中标价为65.83元。

  需要注意的是,在这款小儿药的售价中,有蔗糖的与无蔗糖的价格相差了将近一倍,口感不同,价格差为什么这么大?记者就该问题询问济川药业相关负责人,负责人表示:“主要由于制作工艺的不同。”

  根据国家药监局官网药品查询的最新信息显示,济川药业的小儿豉翘清热颗粒显示的资料都为2g无蔗糖和4g无蔗糖的颗粒剂。

  (图源:国家药监局)

  对于此次暂停小儿药的采购资格,济川药业表示:“此次暂停的规格是目前公司停止生产、未销售的规格,小儿豉翘清热颗粒在售规格均正常销售,对公司没有影响。”

  记者就目前在售规格的药品销量等问题向企业发送采访函,企业回复称:“‘小儿豉翘清热颗粒每袋装2g,9袋/盒,聚酯/铝/聚乙烯药品包装用复合膜袋装’目前已经停止生产和销售,暂停生产和采购不会对公司造成损失。”

  记者再次追问:企业停止生产的是价格相对便宜的那种口感的小儿豉翘清热颗粒吗?之所以不影响业绩,是因为在售的是价格较贵的那种口味规格的,这种是否涉嫌“故意断供”?

  (小儿豉翘清热颗粒2g*9袋说明书)

  企业认为,此断供与华北制药(600812)断供集采药品不同,同一规格不同口味的药品,因为受到原料、人工等上涨压力,价格会有所不同。至于人工到底涨了多少倍?具体哪一个原料涨幅影响了药价,该公司并未具体给出答案。

  根据2021年中报数据,济川药业的小儿豉翘清热颗粒在全国公立医院2020年儿科感冒用中成药市场占有率位列首位。小儿药的市场占有率位列首位,却停止了口味苦、价格便宜的规格,只生产价格更贵的药品,这对消费者的影响显而易见。

  在回复中,济川药业也并没有明确表示目前所生产产品的究竟是有蔗糖还是无蔗糖,究其原因,就是放弃了有蔗糖的“便宜货”而转向去生产无蔗糖的“高价货”。

  记者还注意到,济川药业在中报中曾提到,公司根据市场发展需要持续进行适当的产能扩张年产,其中还包括“7.2亿袋小儿翅翘清热颗粒项目等募集资金投资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济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济川药业),成立于1994年,位于江苏省泰兴市。目前药品产品线主要围绕儿科、消化、呼吸等领域,主要产品为蒲地蓝消炎口服液、雷贝拉唑钠肠溶胶囊、小儿豉翘清热颗粒等。

  就近三年营收来说,2018年至2020年,济川药业的营收分别为72.08亿元、69.40亿元、61.65亿元,分别同比增加27.76%、-3.72%、1.17%;净利润分别为16.88亿元、16.23亿元、12.77亿元,分别同比增加37.96%、-3.84%、-21.30%;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5.93亿元、15.66亿元、12.43亿元,分别同比增加37.98%、-1.70%、21.19%。

  数据显示,其营收在2019年就已经出现了下降。对于营收和净利润下降的原因,济川药业表示主要是公司清热解毒类产品(主要为蒲地蓝消炎口服液)销售收入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

  在近三年的营收中,小儿豉翘清热颗粒主要系儿科类营收。2018年至2020年,济川药业儿科类营收分别为12.45亿元、15.24亿元、10.37亿元,毛利润分比为89.21%、89.04%、87.20%。但在2021年发布的中报中,济川药业并未披露其儿科类的营收。

  核心产品相继退出省医保目录

  除了暂停小儿药的生产采购资格,济川药业从今年7月至9月其核心药品蒲地蓝消炎口服液相继退出黑龙江省、山东省等地区。

  今年7月7日,济川药发布公告,其主要品种蒲地蓝消炎口服液及蛋白琥珀酸铁口服溶液于2021年6月30日从河北省医保名录中退出,为保障参保人员用药连续性,对调出药品设置半年过渡期,过渡期截至今年12月31日;

  8月10日,济川药业发布公告,其全资子公司济川药业集团的主要品种蒲地蓝消炎口服液,将退出山东省医保名录;

  8月19日,济川药业发布公告,其主要品种蒲地蓝消炎口服液将于2021年12月31日24时退出黑龙江省医保名录,药品调出前仍按原政策执行;

  9月10日,济川药业发布公告称,其主要品种蒲地蓝消炎口服液将于2022年1月1日退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医保名录。

  据悉,蒲地蓝消炎口服液是济川药业最主要的营收来源,主要为清热解毒类产品。2018年至2020年,其清热解毒类产品的营收分别为31.95亿元、23.47亿元、21.40亿元,不光营收在不断下降,其毛利率也由2018年的81.95%下降至2020年的78.54%。2021年上半年,济川药业清热解毒类产品并未披露相关数据。

  对于核心产品退出省医保名录,记者就是否会对业绩产生影响对企业进行采访,企业回复称:“蒲地蓝消炎口服液退出省医保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无法准确估计,短期内不会对公司的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销售额居高不下

  2013年A股上市公司洪城股份收购济川药业100%股权。借壳上市的济川药业近几年虽然研发产品不断,但是究其对利润的贡献,大部分还是来自那几款药品。

  从研发投入看,近三年的研发投入基本都在2亿左右。2018年至2020年,济川药业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96亿元、2.10亿元、2.44亿元,总收入占比分别为2.71%、3.02%、3.94%。

  但与总收入占比将近一半的销售费用来说,研发费用的逐年上升或许不值一提。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济川药业的销售费用分别为36.64亿元、34.49亿元、30.10亿元,总收入占比分别为50.83%、49.70%、48.83%。2021年上半年,济川药业的销售费用则达到了18.14亿元,同比上升29.11%,总营收占比达到49.26%。

  对于销售费用如此之高的原因,济川药业在中报中表示,主要系销售规模增长、营业活动开展较多所致。

  就资本市场来说,去年10月,济川药业股价最高曾涨至24.76元/股,后在10月26日以19.16元增发了7333万股股份;今年5月济川药业曾以4.50元/10股进行了派息,今年8月,其股价最低跌至14.57元/股。

  此前济川药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公司日化业务仍处于前期孵化阶段,预计资金投入较大、投资周期较长、盈利前景尚不明确。”

  此次对于日化领域相关问题,济川药业也进行了回复,称:“公司已于今年重新梳理了日化公司的组织架构、引入了战略投资人,并新组建了电商推广团队,积极开发高品质新产品,探索品牌联名、代言人合作等模式,努力打开产品的市场空间。”

  见习记者:胡鑫宇



Powered by 视频二区亚洲αv-日本韩国香港三黄包- @2013-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